dvbbs
dvbbs

昆曲戏迷网——爱昆曲人的网络家园社区主版【集贤宾】 → [转帖]昆曲是国宝、是雅乐、是戏曲活化石


  共有9人关注过本帖昆曲

主题:[转帖]昆曲是国宝、是雅乐、是戏曲活化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admin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指挥使 贴子:1460 积分:14382 威望:0 精华:123 注册:2007-3-3
[转帖]昆曲是国宝、是雅乐、是戏曲活化石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11-19 10:39:50

0

像这种争议话题,作为昆曲爱好者,我绝不会开第一炮,也绝不会不发声。

国粹?京剧当然是国粹啊,而昆曲是国宝、是雅乐、是戏曲活化石,井水不犯河水。

在那个被政治力、首都文化地位以及清朝中期以来的北方群众捧出来的“国粹”的称号上,昆曲真的没必要和京剧争宠,因为昆曲本来就有自己的荣誉和称号————联合国人类口述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第一批第一名,所以昆曲是“地球之粹”或者“世粹”,而从中国戏曲发展史的角度看,“百戏之母”的昆曲还真的当之无愧。

世界上那么多艺术家和文化学者一致的认可和赞誉,其权威性和含金量当然是可信的。西方人可不傻,人家知道如何分辨和评价一门艺术的价值。

近些年昆曲在江浙沪红的发紫,观众的增长数量和年轻化趋势到了一个近乎夸张的境界,称之为“全面复兴的初期”并不为过。这当然得益于一代代昆曲人的坚守和信仰,也得益于广大知识分子以及国际文化学者的认同和支持。昆曲正借助多种新媒体平台向外界和世人推广宣传,其力度、热度、广度之大之强,乃中国戏曲界三十年来所未见。一句话————昆曲现在正处于第二个上升期

我对比过昆曲和京剧的巨大差异,也写过几万字关于昆曲的评价。这种帖子本来不想回应,不过不回应可能会让更多人误解,所以还是谈一点。

时下中产阶级、白领精英和文艺青年多看昆曲,可我倒是带着艺术比较的眼光看过数次京剧。我的结论是:京剧当然是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戏曲形式,其在展现家国情仇、金戈铁马、历史风云这些男人戏上的确有着深入骨髓和灵魂的,能打动广大观众的气概、风采和意境。而京剧和昆曲的本质区别不在武戏、雉尾生、老生、净角,归根结底在于旦角。京剧旦角当然有自己的特色,可和昆曲相比,她最大问题是————唱念上太硬太man了,有些时候简直比昆曲小生更像男人。

昆曲当初之所以会一度衰败,在于相较明代,清朝那些全面粗鄙化世俗化的观众听不懂它过于文学性的唱词,而各种地方戏曲能够崛起,就在于唱词的通俗易懂。可在我看来,许多北方戏曲混淆了唱词的通俗易懂和表演方式尤其是唱念方式这两个概念。唱词通俗,不代表唱念方式就要高亢嘹亮,不代表要放弃温婉缠绵和辗转悱恻。可不少剧种在诞生之始就走入了误区,用粗犷的方式去演绎通俗的唱词,结果就是过犹不及,阴阳失衡。明清两朝大部分时期的官宦千金、闺阁女儿和良家女子的言谈举止,就应该像昆曲所展现的那样。所谓的高亢嘹亮,从正面说是豪爽大气,反过来说就是没教养没女人味。越剧和黄梅戏在这方面就做的相对好很多,唱词可以通俗但表演方式依然保持了女性的柔美。否则的话,一个扮相再娇美的旦角,一张嘴就是大嗓门的飙啊字音,实在和外表有些格格不入

表现娇柔的关键,除了唱念时要尽可能地从容轻缓以外,眼风、笑容、手法、舞蹈也是昆曲举世无双的绝活。可除了武旦刀马旦,其他京剧旦角的眼风(眼神)要么是刚有余而柔不足,要么是更凝固一些(别急着否定我,用同样的剧目对比一下就看出区别了)。而昆曲旦角的眼睛中却普遍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真实的灵动,用俗话讲就是“眼风很花眼睛会说话”,辅之一把折扇和确实很“甜”美的微笑,演员就能展现出150%的女性魅力。所以京剧中梅派的艺术地位目前难以撼动,原因之一就是其眼神和笑容相对更接近于昆曲,自然也就更具美感。

天下万事就怕对比,不过我只谈昆曲,不说别家:

同样一出《扈家庄》,英姿飒爽的扈三娘还应该具备女性的娇艳,在她和矮脚虎王英的互动中,昆曲很好地表现出来了。我重复一次:娇艳!

同样一出《白蛇传》,作为能够魅惑人心的千年白蛇,白娘子的外形、性格、举手投足和一颦一笑已经美到了一种境界,昆曲将白素贞既清纯温婉又不失妩媚娇羞还略显妖艳鬼魅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非常到位。

同样一出《连环计》,在貂蝉这个角色的舞台表现手法上。世人所理解所认同的是————闭月貂蝉,极富女人味,极富小女子的娇羞。

例子还有很多,思凡、百花赠剑、西厢记........尤其是亭会、写状、乔醋、琴挑、游园惊报

抛开器乐、曲牌、声腔及唱词文本等因素,仅从演员本身来看,昆曲之强悍根本在于旦角之艺术魅力,而昆曲旦角所以能傲视天下,在于轻缓、细腻、抒情、嗲媚、娇柔到骨子里的眼神、身段、笑靥、指法、扇功和真假音糅合。所以,对所谓京昆不分家的说法 ,若从旦角和器乐演奏这两块看,延续到如今,两者的差异已经太大,很难再被当作是一家人。

说昆曲史绕不开“花雅之争”,然而最奇怪的地方就在于:那些所谓花部的地方乱弹戏,偏偏学不会或有意不学其实是最“花”的昆曲旦角之美。

为什么昆曲延绵不绝?为什么那么多文人知识分子而非市井草民始终把昆曲放在巅峰的位置?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中青年人回归、追捧、痴迷昆曲?关键是抵挡不住昆曲旦角的女性极致之美和惊世之媚。如果昆曲旦角一味地用高亢的声腔去配合男演员同样高亢的声腔,互相不停的飙“啊”字音,结果就会忽略并且扭曲了女性原本的样子。也许吧,一部分北方观众可能觉得有些戏种里的旦角已经很有女人味了,可在江浙沪一带的不少观众看来,在原有幅度上至少还要再娇柔100%,才能达到昆曲旦角的水准

所以,就当是我说狂话吧,其它戏种有一个算一个,谁敢说自己的旦角能超越昆曲?不少剧种连边都摸不上,也就是到了越剧、婺剧、黄梅戏,才有了点意思。

仅从旦角上看,谁是世粹?谁能代表人类最优雅的审美,需要争论吗?我就不展开探讨京胡和昆笛+古琴+古筝+唢呐+笙箫的特色差异了,从音乐效果和境界上看,完全就不是同一类艺术表现手法。

因此,昆曲真的不在乎也无所谓“国粹”的名头。作为百戏之母,能为各种地方戏种提供养分、参考和标准,就可以了。

昆曲诞生在明朝,深深植根于江南的市民群体和士绅阶层的文化土壤,其反映的是舒缓、绮丽、妩媚甚至有些清幽、冷艳、高洁的时代风貌,和后来满清那种乖戾、禁锢、冷酷、俗艳、压抑、扭曲的人文气息完全不是一回事。

然而明清迭代,打断并改变了历史发展走向,士农工商即便能在近半世纪的持续战乱中生存下来,原本百花齐放、自由坦荡的时代精神在清朝建立后那动荡与苛政并存的初期也不可能不受到沉重的打击和扭曲。先是一大批传奇唱本绝迹失传了,而在文字狱的持续高压下,在如残阳般凄美的桃花扇和长生殿问世之后,昆曲创作只能在一片歌功颂德的虚伪文化统领下逐渐失去已经没有心情追求文雅含蓄,相反更渴望直白、激烈甚至粗俗的社会大众。

也就是说,当清朝以来从上到下的一代代中国人失去了中晚明时的那种风骨、自信、意境和精神品质,不再矜持也不再追求美好和雅致,相反渴望名为“自然”实为直白、粗犷和高亢的时候(这种心态维持了整整250年),反映在艺术和文化上的各种现象与表现形式也必定有一个从上往下,从雅到俗,从温婉到粗暴的下滑过程。

从来没有人把万历称为盛世,却多赞美康乾,然而毁灭于17世纪四十年代的,有毛病有缺点但也百家争艳的晚明时代,恰恰是思想、文化、人性获得解放的黄金时期。反之,在清朝统治一个世纪后,因为主流思想异化,加上南北固有的地域差异,以及江南文化重新退回到孤芳自赏的状态,父母祖辈包括自己经历的家国兴衰,造成了当时一大批文人在性格和创作特质上都带有幻灭、颓废、凄烈、无常以及早逝的倾向,同时又秉持着洞悉世间丑恶的写实主义,曹雪芹就是例子。

幸好,随着当代中国人文化素质的提升,人类的逐优心理再次发挥作用。正因为越来越多的观众接受不了那些粗犷、直白和不分场合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高亢,所以在经过250年的下滑并成功活过谷底之后,没有人能阻挡昆曲重新起飞。昆曲的复兴和重新领军中国戏曲文化的持续过程同样会很漫长,今后几百年间,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将会重新追求雅文化。因为只要生活相对安定富足,在社会底层之上的人就会有美的追求。说白了,中产、富豪、知识分子和小年轻,一定会找一些与众不同的高雅艺术来凸显自己与众不同的审美。

而昆曲之所以流传600年不灭亡,恰恰就在于能够坚持自身一贯高雅的艺术价值和文化取向不动摇不妥协。在新时代,推广和宣传昆曲的平台、形式、途径可以多种多样四面出击,演绎昆曲的方式也可以不断创新,比如各种实景演出、现代昆曲、中西合演、水磨新调、昆曲音乐会,可昆曲表演的本质绝对不能变。严格按照曲牌工尺谱以及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唱念做打翻程式去表演,是昆曲应该坚守的底线,没必要也不应该变,变了便不成昆曲。

昆曲艺术,首先是一种规范和程式!如果大家都不讲究规范,就会出现各种流派,昆曲也就完了。


【点此:赚取论坛金钱的新办法,更好的下载资源】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admin
  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指挥使 贴子:1460 积分:14382 威望:0 精华:123 注册:2007-3-3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11-19 10:40:00

因此,京剧越剧有流派,而昆曲只有地域之分没有个人流派。根源就在于昆曲是真正的曲牌体,讲究的是依字行腔,要求定调定音,连身形、步伐、舞姿都精确到秒,可以说是高度固化的表演艺术。昆曲艺术家固然有自己的嗓音、扮相、眼神、笑容、气场上的特色,但也仅限于此,不可能去改唱念做打。所以昆曲没有京剧上的那种流派,不过这样也好,分流派就意味着撕裂和个人主义。昆曲没有个人主义,只有回归行当,只有配上工尺谱的传奇剧本。改一个字的发音都不行,乱唱就是错,别以为观众听不出来,应该用低音和真嗓的绝不能用高音假嗓。请问有哪个西方演奏家敢改古典交响乐?

说到改变,对清朝以来的底层吃瓜群众的审美我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永远都被粗浅的欲望和政治精英牵着鼻子走,其好恶、时尚、流行几年一变,要经典艺术去改头换面适应这批人?请问适应得过来吗?80后满意了,90后不满意,90后满意了,00后又不满意。

所以,昆曲的本质不应该变,从来都是它看着时代变化,而不是时代让它变化。世界上任何一门历经岁月沧桑和历史长河考验的经典传承都有一身的傲骨和自尊。

昆曲以唱词文雅,声腔清澈,表演轻缓嗲媚著称。作为百戏之母,它提出了戏曲的最高标准,也就是说,一个人在看传统戏曲时,如果想到“最完美的戏曲应该是什么样子”这类问题,那么这个人最终会毫无悬念地发现答案是昆曲。尤其是有较高审美情趣和逐优心理的文人,他们更希望自己的精神追求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能突现自身价值取向和文化水准的艺术形式。这就是20世纪初北大昆曲研习社能够出现的原因: 巧妙地利用了人类普遍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心理需求。

只要中国知识精英和江南文化不消失,即便昆曲在未来没有强势到重新一统梨园,也始终会在一个相当大众更不至于被无视和湮没的范围中存在。因为人类,尤其是知识阶层、中产阶级、上流社会有逐优逐雅的心理。何况江浙沪上亿人口的庞大基数和经济实力,加上又是西方以及联合国认可的权威,保证了昆曲想自杀都很难

花雅之争其实一直争到现在,结果很清楚:风水轮流转,雅部又复兴了。

其实,同类艺术本来就应该分高下。怕分高下的,都是弱者心态。昆曲从来不怕和别的戏曲做比较,更不怕和西方戏剧做比较,真正的王者就应该有这份自信。只是相煎何太急,我通常不会把戏曲比较的话题写在公众平台上,除非别人先说。

有人说昆曲曾经几乎灭绝,目前观众和从业人员都没有京剧多。可有一个词叫此消彼长,喜爱昆曲的人数是增长趋势,而其它剧种呢?能确定也在增长?

话说回来,评价一门艺术也不能空谈什么群众基础,一门艺术是否有底层吃瓜群众的基础,和是否能代表整个民族高层次的审美情趣和思想意境,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毫无疑问,莎士比亚戏剧和意大利歌剧就是它们各自国家的国粹,可如果仅仅是看观众和从业者人数,当然是比不上好莱坞、英剧或者网络直播的。

可如果非要拿所谓的群众基础来说,昆曲引领中国人的集体审美长达两百多年,京剧能引领中国人的集体审美吗?没有政治和行政资源的介入,它连过长江都难。

说到观众数量和从业人员,展开谈一下:

这十几年来是昆曲复兴道路上前所未有的辉煌阶段,国内目前有九大昆剧团:上海昆剧团、浙江昆剧院、昆山昆剧院、江苏省昆剧院、永嘉昆剧团、湖南昆剧团、北方昆曲剧院、苏州昆剧院、张军昆曲艺术中心。

据我所知,实力雄厚、行当齐全、名家荟萃、人员配备较齐整的,比如上海昆剧团,演员加台前幕后各工种岗位,大约百余人。也就是说,国内昆曲从业人员保守估计在千人左右,还不算各种昆曲学校、研习社小团体和艺考人数。而且,昆曲演员平均实力非常强,这和昆曲的艺术要求极高也有关,所以传字辈以后,在昆一班、昆三昆四班中,国家一二级演员很多,连器乐吹奏很多也是国家一级甚至国宝级大师。直到现在昆五、上戏10级,能挑大梁的90后也极多,当下昆曲的最大优势就是能吸引年轻人,后继乏人这个词已经和昆曲无缘了。

再说演出,有些不明情况的人士可能想错了。随便一个剧团,比如昆山昆剧院,一年有多少次演出、进校园、出国访问你们知道吗?2017年初美国辛辛那提访问表演还历历在目哦,网上搜的到。

再比如我熟悉的上昆和张昆,实景牡丹亭每年夏秋都在演,坚持很多年了,场场爆满。上个月上海大戏院举办了当代昆曲周汇演,昆曲王子张军的现代昆曲《我,哈姆雷特》令人印象深刻,这出戏可是走上国际舞台,引起轰动的。而上昆除了一年四十多场海内外演出,在上海本地的周周演、天蟾舞台、上海大剧院、城市剧院、交响乐团音乐厅、海上梨园、大世界、进高校进社区进商场……演出难道还少吗?我都替艺术家们担心,经常在上海和全国各地跑,各种全本大戏轮番上,身体吃得消吗?主力部队都出动了,所以绍兴路的周周演通常只能靠80后90后一批年轻演员来撑着,小老师们也真是不辞辛劳。可没办法,海内外观众太多,市场需求太多,老中轻三代个个都分身乏术。

请注意,昆曲如今的市场热度,不是全靠当局行政资源上的大力倾斜来保驾护航的。而说到行政倾斜,北京方面对其它剧种的偏爱实在太明显了,我这里还有数字:

cctv戏曲频道有一个栏目是“梨园闯关我挂帅”,前段时间我因为没看到昆曲,就上官网查往期节目里有没有,结果翻了几期都没找到昆曲的影子。我突然想较真一下,便开电脑上网一页页一期期地查。结果从今年查到2015年10月,那么多期节目,你们猜昆曲上了几次?

我先说其它戏曲的数字:京剧约259次、黄梅戏约82次、豫剧约49次、越剧约37次、花鼓戏约32次、评剧约30次、连沪剧居然都上了约6次。昆曲的数字,如果我没有眼花的话,是2次。2次哦!!!和锡剧的数字一样!!!

昆曲,2次,你们觉得正常吗?说没有人为打压,有谁相信?

然而,市场是无情的,也是最真实的。如果谁想和昆曲一较高下,那双方敢不敢走到市场里,抛开行政资源,完全公平地竞争一下?

不要扯什么昆曲没人看,那只是一些人拍脑袋想出来的伪命题。你们做过调查了?去各种票务网站搜过当前的演出信息了?乱说什么“昆曲是小众”,那不妨在长三角地区,比一下演出场次和观众人数吧?

当然,国粹这个荣誉应该属于京剧。从乾隆发端到同光年间完善再到今天传承有序,它好歹也存在了两百多年,在过去确实培养了一代代知名艺术家和无数观众,无论从哪方面看理应有一个名分。只是,知乎上的这个问题本身就带有一种不怀好意的分别心企图。那我也只能说:别人的荣誉,昆曲没有企图心去争夺和染指,因为昆曲有自己的荣誉。西方人的眼光毒的很,人家知道非遗第一批第一名理所当然该给昆曲而不是其它任何一种戏曲戏剧,包括他们自己的歌剧和莎士比亚戏剧都不配

我重复一次:昆曲不怕比较,几百年过去了,昆曲依然是昆曲,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自己。花雅之争说到底就是中国人审美需求周期性的变化,雅部已经成功度过了衰弱期,而花部能否像昆曲一样撑过接下来的几百年,让未来去验证吧!当然我依然会祝福它们,包括京剧。


【点此:赚取论坛金钱的新办法,更好的下载资源】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ikunqu.com

昆曲戏迷网
声明: 我们尊重知识产权。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
站内文字、图片、视频、音频或其他著作权作品如若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panpzy*qq.com , 把*换成@】。

本站绝对禁止发布涉及政治、民族及相关敏感言论。严禁发表任何贬损全国各大昆曲剧团及其演员的言论,禁止对其进行恶意的比较!